来自 88必发官网 2018-02-18 18:19 的文章

李慧珠:于正有个益处他给导演很大的空间

  李慧珠:我从2010年开始到现在都是和于正合作。于正有个很大好处是,他给导演很大空间去发挥所长,我们能够拍很多自己想拍的东西;同时于正的剧本很多时候也是香港人去执行的,因为他很早期也是帮香港导演写剧本的,而且于正对港剧有一份忠诚,他说他很喜欢港剧,从开始做制作人到后来成立工作室,他都很喜欢任用香港导演。所以我们能一拍即合,合作到现在。

  李慧珠:我从2010年开始到现在都是和于正合作。于正有个很大好处是,他给导演很大空间去发挥所长,我们能够拍很多自己想拍的东西;同时于正的剧本很多时候也是香港人去执行的,因为他很早期也是帮香港导演写剧本的,而且于正对港剧有一份忠诚,他说他很喜欢港剧,从开始做制作人到后来成立工作室,他都很喜欢任用香港导演。所以我们能一拍即合,合作到现在。

  南都:所以大家看到于正出品的《笑傲江湖》或《神雕侠侣》和内地正统古装武侠剧很不一样,它更倾向年轻人、小孩子的口味。

  李慧珠:是的,他会更注重将整部戏变得轻松,而不是一部很沉重的武侠剧。他有一些新的尝试给观众看,比如《宫1》是我和于正正式合作的第一部宫廷剧,他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,让我和三个演员——— 杨幂、冯绍峰何晟铭很大胆地用一种轻松的手法去拍戏,不那么拘谨的演绎方法,我们不如就叫“自然派”吧,而且我们还将现实生活的一些东西套用了进去,这也是很适合当下的一种潮流。《神雕侠侣》也一样,我会让观众感觉原来大侠也可以这么轻松的!

  南都:你在内地古装剧中放入这么多现代元素,那在两地文化、处理方式上,有没有令你印象深刻的碰撞?

  李慧珠:有的。但是我觉得没关系,大家去探讨问题而已。我都会主动坐下来和对方讨论、商量。有时候我会和演员说:“人都是寻求突破的,墨守成规又怎么会有进步呢?就像你天天都是朝前走不后退的。如果在我需要的演绎方式里,你真的觉得十分不舒服,那我会迁就你的。”我会让他先尝试一下我的拍摄方法,一场戏拍完后我们剪片,剪片时剪一个你满意的版本,再剪一个你和我寻求突破的版本,让大家来比较一下。看完之后他可能就会觉得,我这样的方式原来是有效的,那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?内地演员也是追求变化的,不会每次都演得像个尼姑一样!

  南都:于正一直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,每部他的戏都会有大量争议和吐槽,但收视往往又很高。你作为导演,压力大不大?

  李慧珠:不会。我一直觉得老板就是老板,我就是我。老板站在风口浪尖上,但其实他也没什么压力。你是宁愿一部戏有人知道还是没人知道呢?我不看任何批评,对于网民的任何评论就算看到也是一笑置之,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。

  李慧珠:有一个很好笑的现象是,你在香港碰不到的人,在这里基本都可以碰到了。有时候在隔壁剧组就可以碰到很多年不见的香港导演朋友。内地已经是我的第二个家了,我一年有9个月在内地,其他时间都只是回香港探探亲而已。

  李慧珠:我个人就不是太喜欢。因为我喜欢拍好看的东西,漂亮的人物,漂亮的衣服,漂亮的景色。但抗战剧通常就是一身泥,天天都是黄土地,心口中了七枪这样子的,我自己就不是很喜欢的。如果老板说想要拍一部抗战片,我会坐下来和他谈,抗战剧我也可能会拍得很漂亮的。并不是说香港导演就拍不了抗战剧,身边也有香港朋友在拍这类剧种的。以前在香港,大家看不到我们拍这类片子,这不是香港导演的能力问题,而是香港观众的口味问题。因为香港人对国家、抗战的思维不是那么强烈,他们宁愿去赚钱。这种抗战题材一般香港观众都不太爱,哪怕李添胜的《巾帼枭雄》,抗日也只是戏的一个背景,内容还是讲恩怨情仇,他重视情节上的东西多于抗战。如果将来我真的会去拍抗战片,那我可能会尝试在某些地方插入轻松的元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