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头条资讯 2017-11-26 15:13 的文章

《旅游》循犹太人历史足迹 行以色列人文之旅

  《旅游》循犹太人历史足迹 行以色列人文之旅以色列在沙漠中种植果树,绿意盎然,四周土地却寸草不生。

  以色列在沙漠中种植果树,绿意盎然,四周土地却寸草不生。耶路撒冷邻西墙的地底下,有485公尺长的西墙隧道。

  耶路撒冷邻西墙的地底下,有485公尺长的西墙隧道。大部分人到以色列旅游,主要是拜访圣城耶路撒冷。的确,圣城乃世界三大教(基督教、回教和犹太教)的重要古蹟,当然不容错失。不过,西方文明与《圣经》息息相关,也就相当于与犹太人的历史密不可分,欲了解欧洲文明,是否该先了解以色列的人文历史?

  西方崇尚的基督教其实起源于犹太教,耶稣也是犹太人,旅游欧洲时,却处处听到犹太人被迫害的历史,让人百思不解。一次,我终于忍不住问导游,为什么历史上欧洲人这么仇视犹太人?导游解释,理由有三,一是犹太人善于经商理财,借钱给他人,锱铢计较,必加算利息,予人剥削他人的「富而不仁」印象;二是中世纪欧洲爆发黑死病,犹太人因宗教信仰,处理食物有特殊程序,受害有限,导致引人疑窦为散播病菌的放蛊者;三为宗教仇恨,圣经记载耶稣被犹太人害死,西方基督教社会因之牵怒于犹太人。似乎言之有理,但我仍想亲自求证,因此到以色列旅游时,我特别注意犹太人的风俗习性和人文发展。

  ●不同的工作周曆

  西方宗教认为神创世界,工作六日后,第七日休息。早期社会遵循这个体制,乃制订了一周七日,工作六日的循环。同时,又一直听说,周日为一周之始,若如此,早期人类岂不是异于神,先在周日休息,周一才开始工作?我的疑惑从未获得解答。

  旅游以色列前,我细读资料,知道犹太教的安息日,自古就订在周五的日落之后至周六的日落前。我大惑不解,如此计算,岂不是一周的第六日才是安息日?直到抵达以色列后,才惊然发现,原来中东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是周日到周四工作,周五和周六休息。顿时恍然大悟,疑惑完全自解。

  根据《旧约圣经》故事,亚伯拉罕(Abraham)夫妇,晚年得子,名之以撒(Isaac)。以撒的幼子雅客布(Jacob)与神较力获胜,改名以色列(Israel),成为日后以色列人的始祖。亚伯拉罕另有一妾,生子以实玛利(Ishmael),为后来伊斯兰教阿拉伯人的祖先。因此,世人统称犹太教、基督教和回教为亚伯拉罕信仰(Abrahamic Religion)。三教皆源于同一始祖亚伯拉罕,历史上却互相残杀,争斗不休,同父异母的兄弟阋墙数千年,无止无尽,是否很讽刺?

  ●顽强的犹太人

  根据犹太圣经记录,犹太人最辉煌显赫的时代,是在公元前十世纪所罗门王统治时期,犹太人对之崇拜无比。所罗门王在耶路撒冷盖了犹太人一直念念不忘的第一圣殿(First Temple),圣殿在410年之后,毁于巴比伦王国人之手。犹太人后来在旧址重盖第二圣殿(Second Temple),公元70年,罗马帝国攻占耶路撒冷又摧毁第二圣殿,犹太人被驱逐离开巴勒斯坦地区,从此流散世界各地。现今义大利罗马市区,仍有公元一世纪的古蹟提图斯凯旋门(Arch of Titus),记录着这件大事,门墙浮雕描绘罗马军扛着犹太圣殿的祭祀圣器,凯旋而归。

  令人惊讶的是,事隔2000年之后,犹太人竟不忘祖先的期许,回到耶路撒冷重新立国。不仅如此,犹太人的古宗教、古言语(希伯来语)、古圣经(希伯来语圣经),无一不承袭传存下来,让人不得不讚叹犹太人的坚韧和顽强。

  犹太人的顽强尤其表现在离耶路撒冷不远处的一个历史古蹟──马萨达(Masada)。罗马帝国摧毁第二圣殿后,各处犹太人不断起义反抗,起义军最后占领马萨达为据点。马萨达是希律王(Herod the Great)公元前37年,在一座岩石山顶上盖的碉堡,地势险峻,易守难攻。公元72年,罗马帝国派兵攻打马萨达,犹太起义军被围困了2至3个月后,自忖无法再继续抵抗,就抽籤决定10名士兵,在最后一夜,杀死堡内所有居民。然后,其中一名士兵负责杀死其他九位同袍,最后自己自杀。犹太人宁做自由鬼,也不愿做奴隶人。隔日凌晨,罗马军涌入无声无息的死城,发现960名尸体横呈,肃然起敬。至今,以色列军人仍常以「毋忘马萨达」(Remember the Masada)作为激励的口号。1981年,好莱坞曾拍摄一部影片《马萨达》,由大明星彼得奥图(Peter OToole)主演,即描述此故事。

  我们旅游以色列时,恰逢犹太人的大节日逾越节(Passover),当地导游顺时与我们一起过节,介绍犹太文化,共同体验逾越节的仪式。60年代的好莱坞电影《十诫》(The Ten Commandments),仔细描绘了逾越节的故事。根据《旧约圣经》的《出埃及记》记载,摩西準备带领犹太人离开埃及的前一晚,告诫犹太人把门和门框涂上羊血,因为上帝準备夜晚巡击埃及人,杀死所有埃及人的第一胎孩子。但,只要门上有羊血记号的房子,就会越过不杀,此为逾越节的由来。

  在逾越节的仪式中,我们吃无酵饼、苦菜、喝红酒,轮流朗诵逾越节由来的故事。吃无酵饼是因为当年犹太人仓促逃离埃及,身边携带的乾粮和麵包来不及发酵,因此无酵饼是为了重啖当年之苦的缅怀食物。原来,逾越节并不是大吃大喝的家庭聚餐,而是思苦念旧的缅怀晚餐。家长在逾越节餐桌上,对子女耳提面命,毋忘祖先在埃及为奴的苦难,以及感怀上帝出手相助的恩惠。最后,还不忘祷告:「明年在耶路撒冷过逾越节。」犹太人年年如此提醒下一代,莫怪千年之后,子孙不忘回到耶路撒冷立国。

  ●以色列奇蹟

  犹太人勤俭刻苦,世界有名。在以色列,更是表露无遗,处处製造奇蹟。

  以色列地处沙漠,土地贫瘠,水源有限,当地人却能胼手胝足,栽种出各种蔬菜果实外销。我们旅游巴士在郊区行驶途中,窗外原本是一大片土黄色的贫脊荒漠,寸草不生,蓦然见一大丛绿意盎然的果树,整齐排列,明显是人工栽种,也不时看到塑胶棚搭建的绿油油蔬菜园,迅速闪过。然而,果树和菜园四周的土地,仍是寸草不生。我不禁讚叹,那是多少辛勤劳力,与大自然抗衡的成果啊!以色列四周都是以游牧为生的阿拉伯民族,游牧民族四处追逐草原,靠天吃饭,若无矿产,一辈子贫穷无助。犹太人偏不信邪,国家无资源也无矿产,却能异于周遭环境的游牧习性,以人力胜天,输水灌溉,垦植沙漠,改以农业和畜牧为主,经济富庶,民生无虑,怎不令人佩服的五体投地?

  ●独特的合作社群

  以色列立国后,政府竭力鼓吹锡安主义(Zionism),鼓励流散世界各地的犹太人,回国移居巴勒斯坦地区。巴勒斯坦大都是贫瘠荒漠,穷乡僻壤,个人单独拚干,能力有限,困难重重,乃发展出以群力开垦荒地的基布兹社群(Kibbutz)。基布兹有点类似共产主义的人民公社,社员工作没有工资,食衣住行医疗费用全由社群负责。但,不同于人民公社,每个人可以自由参加或离开,也可以拥有少量私有财产,社区内所有规则和决策全由社员群体共同制定。在农垦畜牧劳力密集的初级阶段,基布兹确实替单一个体,提供了生活支柱和立足之地,功不可没。然而,无工资吃大锅饭的社群制度,也渐渐挡不住外界资本主义的诱惑,基布兹现在开始转变成注重资产增加、投资赚钱、奖励员工努力营运的资本主义合作社群了。

  我们到戈兰高地(Golan Heights),以色列边界靠近叙利亚和约旦交界处的一座基布兹参观。社区内花木扶疏,宿舍、餐厅、游泳池、幼儿院、医务室样样俱全,该社区以畜养乳牛为业,后来另闢工业阀的製造厂来增加社区财源。看着幼儿们在社区内蹦跳快乐的生活,不禁怀念起台湾当年的眷村。

  我们住的别墅小木屋,也是由该基布兹经营。四周风景优美,远眺加利利湖(Galilee),恬静幽雅,人间仙境。然而,入夜后,天气骤变,狂风暴雨,呼啸风声,整夜不止,惊心动魄。我躺在床上,听着风声雨声,想像当年这些拓荒者住在简陋木屋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奋力抗拒狂风暴雨,孜孜不倦工作的逆境,忍不住叹息,犹太人的历史和生活,实在太辛苦了!

  ●宗教自由发展

  想当然尔,以色列境内以犹太教为主。拜访以色列后,才了解犹太教还分三派:改革派(Reform)、保守派(Conservative)和极端正统派(或称哈雷迪派)(Ultra-Orthodox or Haredi)。大部分以色列人或者是保守派,或者是改革派(亦称世俗派),他们的生活和穿着与西方世界无所不同,思想开放,工作认真。

  极端正统派则自认传承古代犹太教的正统教规,生活极为保守严谨。男子都穿黑色过膝长外套、黑长裤,白衬衫、戴黑帽、蓄长鬍,两鬓还留着螺旋捲曲的鬓髮,据说,犹太教义禁止利刃接触肌肤,男子因此不刮鬍鬚。在以色列,我们碰到如此穿着者,常常手捧圣经,口中唸唸有词,不断摇晃身体,频频点头祷告,惹人侧目。

  我们受邀到一位极端正统教派的家庭作客,发现在21世纪的今日,该教还要求男女隔离。耶路撒冷的西墙前,男女隔开祷告,就是他们订的规则。年轻人的婚姻也需由长辈或教会安排,虽然他们不承认是媒妁婚姻,辩称只是安排男女见面,仍需双方首肯才谈论婚嫁。

  哈雷迪教派的男女都很早婚,由于禁止节育,一个家庭往往有7到18个孩子。女主人展示她娘家的全家福照片,共有18个孩子,惊的我们瞠目结舌,无言以对。极端正统派反对一切现代化电器产品,譬如电脑、电视、电影等,却不排斥电灯和电冰箱。男主人不从事任何世俗职业,只专心研读犹太经典。我们问男主人如何生存过活,他美其名曰一切以家庭至上,宁可牺牲其他物质享受,譬如,度假旅行、音乐欣赏、看电视等等,只全心投资养育孩子。导游事后告诉我们,极端正统派的家庭由于孩子众多,生活贫困,一般都仰赖政府的福利津贴。

  在以色列,极端正统派享有政治投票权,却免服国民兵役,因为他们认为军队的世俗环境会污染神圣的学习。众所周知,以色列举国皆兵,女性也无例外,身强体壮的极端正统派男女,却得以豁免,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旅游以色列的最大收穫,就是拜访以前我闻所未闻的各种宗教,譬如,阿赫迈底亚教(Ahmadiyya)、德鲁兹教(Druze)和巴哈伊教(Bahai)。这些教都是从伊斯兰教发展出来,被传统伊斯兰教视为异端,屡遭阿拉伯国家的镇压和迫害,在以色列却得以自由传播。

  巴哈伊教旧称大同教。据说,早期清华大学校长曹云祥翻译巴哈伊教经典时,认为其主张与中国儒家思想的「世界大同」理想相通,故称为「大同教」。巴哈伊教在以色列的海法市(Haifa)设有巴哈伊世界中心,为该教灵性中心和行政总部。该中心在古圣山迦密山(Carmel),面对蔚蓝地中海的山坡上,盖有一座美轮美奂的阶梯花园。海法市是以色列在地中海岸的大港口和工业城,以色列人惯称:「海法人工作,耶路撒冷人祈祷。」工业城内有如此灵性幽雅的花园,彷彿沙漠里的珍珠,非常可贵。

  ●圣城耶路撒冷

  耶路撒冷是世界三大宗教圣地:自从所罗门王盖第一圣殿后,耶路撒冷就成为犹太教的信仰中心和最神圣城市;同时,基督耶稣在耶路撒冷受难、埋葬、复活、升天,也被基督教视为圣城;根据《可兰经》记述,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飞马夜行至耶路撒冷,登上七重天与真主会面,所以耶路撒冷也是伊斯兰教心目中的圣城。

  耶路撒冷名字的来源有各种说法,其中之一是「耶布斯」(Jebus)和「撒冷」(Salem)的结合。「耶布斯」是希伯来人占领该城前的原住民,所罗门王老父大卫王攻打耶布斯人,占领其地后,成立「以色列联合王国」;「撒冷」是和平之意,我们旅游阿拉伯地区时,见人就招呼「撒冷」。所以耶路撒冷含有和平之意,讽刺的是,该城却是历史上最血腥和暴力不断的城市,总共被摧毁了2次,围城23次,攻击52次,沦陷又收复44次,几乎是战乱不停。

  古城的街道弯曲狭窄,教堂处处,历史古蹟无数,无需多述。特别值得提的是,代表犹太教的西墙(或称哭墙)(Western Wall),基督教的圣墓大教堂(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er),和伊斯兰教的岩石圆顶清真寺(Dome of the Rock)。

  犹太人念念不忘千年前的圣殿,纵使圣殿已毁,只剩墙面,也不时来墙前顶礼膜拜。西墙其实是当时第二圣殿地基的挡土墙,我好奇问导游,圣殿留下的挡土墙不只一面,犹太人为什么只看重这面西墙?原来,西墙是最接近圣殿内放置法柜之处,称之为「至圣所」(Holy of Holies),法柜是珍藏犹太教至高无上圣典的柜子。导游说,每年在祭典时,犹太教唯一的最高祭司才准许步入「至圣所」,打开法柜检视圣典。由于考虑祭司可能不幸跌倒或昏倒,无人准许进入圣殿施救,所以事前都在祭司腰际上繫一根长绳,联通外界,紧急时可以把祭司拖出。听起来似乎颇为可笑,却也显示圣殿在犹太人心目中的神圣不可侵犯。

  西墙有400多公尺长,一般人只见露在外面的60公尺部分墙面,其余墙面隐没于两侧建筑物中。但是,贴着西墙面的地底下,其实有长达485公尺的隧道,是19世纪考古时发现的。现今,犹太人在西墙隧道里,设有神圣的祷告室,因为这里才是最靠近「至圣所」的西墙点。

  基督教的圣墓大教堂概括了三处神圣地点:耶稣当年被钉上十字架,在各各他山(Calvary)竖起十字架,和最后抬下十字架埋葬于洞窟内。公元三世纪,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(Constantine the Great)皈依基督教后,指派母亲海伦娜(Helena)寻访圣迹,在此兴建了纪念耶稣的大教堂。

  ●圆顶清真寺

  教堂受毁重建数次,在伊斯兰教与十字军战争的数百年间,教堂掌管权在两教之间数度易手。不仅如此,基督教内不同教派,也在教堂内各据一方。现今,希腊东正教占有一部分,罗马天主教的方济会也占一部分,科普特正教、亚美尼亚使徒教、衣索匹亚正教和叙利亚正教,也都各占一小部分。各派有各自的祭祀仪式和日期,得互相协调使用。更有趣的是,掌管教堂大门钥匙者为伊斯兰教教徒,守卫和看门者又是另一伊斯兰教家族。一座基督教堂如此複杂管理使用,世界独一无二,时有冲突,在所难免。原本是宣扬和平的宗教信仰中心,却变成争斗之源,谁能料到?

  历史上,三教不断抢夺耶路撒冷。公元1853年,统治该地的鄂图曼帝国苏丹,为了避免占有者蓄意破坏其他教的神圣建筑,引发更多报复和战争,订定所有圣地内的教堂建筑必须「维持现状(Status Quo)」,不准改变或移动任何物件。结果,圣墓大教堂二楼窗外的一座木梯,在此协议下,也被限制移动。那座木梯就待在原地百数年,未曾移动过,也算是世界奇观之一吧?

  伊斯兰教的岩石圆顶清真寺也是极端争议之处。岩石圆顶清真寺建于公元七世纪,寺内地面有一块巨石,伊斯兰教徒笃信那是先知穆罕默德夜行至耶路撒冷,登上七重天聆听真主启示的石块。可是,犹太教认为巨石是亚伯拉罕当年牺牲爱儿以撒,预备献给上帝的祭祀台,称为「圣殿山」(Temple Mount)。同时,也是原犹太教圣殿的「至圣所」地点。石头对两教都具神圣意义,千年来,两教争执不休,冲突迭起。

  如今,清真寺戒备深严,警卫荷枪实弹守卫,禁止犹太人和基督徒进入,只有住在耶路撒冷,具备以色列国籍的巴勒斯坦居民才准自由进入。我们未有准许证,只能远观不得近临。圆顶在阳光下,金光闪烁,耀眼炫丽,据说,圆形穹顶上覆盖的,乃纯金金箔,是约旦国王于1993年出资装修的。耶路撒冷古城一片土灰色的,有此金色圆顶,确实增色不少。

  罗马市内矗立的公元一世纪古蹟提图斯凯旋门,乃纪念罗马帝国攻占耶路撒冷的胜利标誌。以色列一座艺术雕像,苍老曲背的犹太人历经沧桑提着家当,终于回到自己的国家,惹人伤感。基督教圣墓大教堂二楼窗外的木梯,百年未移。以色列独特的基布兹社区,区内花木扶疏,环境恬静幽雅。耶路撒冷的伊斯兰教岩石圆顶清真寺,金顶闪烁,耀眼炫丽。以色列全国皆兵,女性也不例外,平时也武器重装备于身。以色列海法市内巴哈伊世界中心的阶梯花园,美轮美奂。耶路撒冷有名的西墙。耶路撒冷圣城全景,金色圆顶建筑为岩石圆顶清真寺。